山气日夕佳 飞鸟相与还(飞鸟相与还有什么深意)

山气日夕佳 飞鸟相与还(飞鸟相与还有什么深意)

2009年,日本作家山下英子推出作品《断舍离》,把自己的生活经验进行高度提炼,提出了“断舍离”这一概念,准确击中都市人的心,成为热度颇高的流行词汇。




何为“断舍离”?“断等于不买、不收取不需要的东西,舍等于处理掉堆放在家里没用的东西,离等于舍弃对物质的迷恋,让自己处于宽敞舒适,自由自在的空间。”




其实,山下英子是想告诉人们,要学会舍得与放下。舍得,是一种淡然的心态,一时得失仍能波澜不惊;放下,是一种豁达的境界,起起落落依旧笑看风云。




悠悠历史长河中,我们的祖先早已在诗词里传达了类似的人生智慧,给予后人宝贵的思想结晶。懂得“断舍离”的人生,才能帮助我们寻回本真的生活,觅得真实的自己。


山气日夕佳 飞鸟相与还(飞鸟相与还有什么深意)

名利可弃,追求宁静




繁华喧闹的都市,是无数人追求梦想、追求成功的圣地,揭开美丽的表象,都市更像是残酷的竞技场。在这里生活,我们仿佛是一辆准点出发却难以回头的列车,只能朝着前方一直前行。争名逐利之时,不只是身体的疲惫,更多的是心灵的倦怠。




若能将名与利放下,享受恬淡闲适的简单生活,反而少了俗世的烦恼,多了自在的愉悦:


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。


问君何能尔?心远地自偏。


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


山气日夕佳,飞鸟相与还。


此中有真意,欲辨已忘言。




年轻时候的陶渊明,何尝不是一个满怀理想、希望建功立业的热血青年。然而他纵有抱负,在黑暗腐败的官场中,竟成了异数。于是,他感慨着“真风告逝,大为斯兴”,选择了不与世俗同流合污,归隐田园过上粗茶淡饭的生活。


陶渊明觉得,只要自己内心保持平静,即便是在热闹的环境当中,亦能不被影响,遗世独立。摆脱了世俗的束缚与干扰,全身心投入到大自然的怀抱,更有山与花鸟相伴左右,此中乐趣,只可意会不可言传。安贫乐贱,返璞归真,未尝不是另一种人生选择。就像如今的都市人,喜欢节假日去玩农家乐吃农家菜,不也是潜意识里对乡村生活朴素快乐的一种向往吗?




淡泊名利,宁静致远,是远离尘俗的“断舍离”。




山气日夕佳 飞鸟相与还(飞鸟相与还有什么深意)

往日深情,已是惘然




什么是真正的舍与得?是当你回忆起曾经的人与事,苦与难,就算忍不住叹惜追忆,惦念挂心,最终也能轻轻放下,让往日在漫漫时光中渐行渐远:


锦瑟无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华年。




庄生晓梦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鹃。


沧海月明珠有泪,蓝田日暖玉生烟。


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




李商隐的《锦瑟》极负盛名,却也是公认极为难解的一首诗。他天资过人,二十出头就考中进士,才华毋庸置疑。无奈光芒过盛,遭人嫉妒,在大考中被刷下,令人扼腕叹息。后来又在“牛李党争”中夹缝生存,屡遭猜疑,备受排挤,可谓怀才不遇,抱负难展。人到中年,又遭遇丧妻之痛,一生跌宕起伏,十分坎坷。




这首诗,无论寄托了李商隐何种思想何种情感,都是他在回首往事时,内心顿觉感慨万千,于是就将满腹心事借这一隐喻倾诉出来,尽抒心中苦痛。这是对青春年华的追忆,也是回望人生的伤感。但李商隐也明白,昨日之日不可留,执着于过往并无益处,只会自设牢笼困住自己,无法前行。




往事如烟,轻轻放下,是解开郁结的“断舍离”。




山气日夕佳 飞鸟相与还(飞鸟相与还有什么深意)



人生风雨,坦然面对




辛弃疾曾写道:“叹人生,不如意事,十常八九。”这句话放在苏轼身上,竟也合适得很。彼时苏轼先是反对王安石变法,与变法派政见不合而遭排挤,后又因为震惊朝野的“乌台诗案”而被一贬再贬。连他本人都曾经苦笑着写下“问汝平生功业,黄州惠州儋州”的诗句,以无可奈何的戏谑口吻讲述自己连遭贬谪的人生困境。


可贵的是,面对风风雨雨,苏轼在《定风波》中表现出来的乐观豁达,值得我们细细咀嚼:




三月七日,沙湖道中遇雨。雨具先去,同行皆狼狈,余独不觉,已而遂晴,故作此词。




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


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


料峭春风吹酒醒,微冷,山头斜照却相迎。


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




苏轼因“乌台诗案”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,一次与朋友出游,路上突遇大雨,那一瞬间大自然予以其磅礴灵感,因此写下这首词。身旁的友人因为风雨突然的“亲密接触”感到十分狼狈,唯独苏轼浑然不怕,泰然处之,“吟啸且徐行”,十分潇洒。


与风雨对抗后,最终迎来了山头上的斜阳,风雨过后是阳光的轻抚,是无晴无雨的顿悟。是啊,自然界的天气变化是正常现象,人生当中的风云变幻不也很正常吗?既是如此,那就坦然以对,荣辱得失皆是浮云,心胸旷达才能得到解脱。


风雨荣辱,从容处之,是笑傲人生的“断舍离”。


山气日夕佳 飞鸟相与还(飞鸟相与还有什么深意)



世事无常,全然释怀




“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”。也许很多人都知晓这句话,但却未必理解个中真意。能冷静观照人生的,还是极为罕见,曹雪芹当算其中一个。他在《红楼梦》中写下一首《好了歌》:


世人都晓神仙好,惟有功名忘不了!


古今将相在何方?荒冢一堆草没了。


世人都晓神仙好,只有金银忘不了!


终朝只恨聚无多,及到多时眼闭了。


世人都晓神仙好,只有姣妻忘不了!


君生日日说恩情,君死又随人去了。


世人都晓神仙好,只有儿孙忘不了!


痴心父母古来多,孝顺儿孙谁见了?




人们终其一生穷追不舍的功名利禄,娇妻儿孙,到头来都是一场空。身外之物,本就是过眼云烟,我们在浩瀚宇宙中,不过是渺小蜉蝣,又何必为这瞬息万变的事物,而迷失自我,忘却本真呢?


曹雪芹有此觉悟,与其人生际遇有关。他经历了曹家盛极而衰的过程,一生贫病交加,日子过得好不悲凉。《好了歌》是曹家的写照,更是曹雪芹对世人的警示,虽然未免有过于消极之嫌,但也给后人提供了另一个角度去看待现实,学会舍得与放下。




人情冷暖,顿悟释然,是觅回本真的“断舍离”。




“断舍离”是一种超然豁达的处事态度,舍弃周围嘈杂的纷纷扰扰,才能帮助你不断重新审视自己,感受生活给你带来的最朴素质感。这是一场漫长的心灵修行,愿与君共勉,找回真正属于我们的星辰大海。




作者:小柴,喜音乐美食,爱电影品茗,只想快快乐乐过日子,不想唯唯诺诺度一生。